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e rose的博客

执着地迈向成功、酝酿成熟。人生是一连串教训,经历了才会理解

 
 
 

日志

 
 
关于我

我不可能做到别人要求我做每一件事,我只有足够时间去做我该去做的事情。如果我无法把每件事情都作到尽善尽美,这便意味着我想做的事情已经超过了我该去做。认清了自己的人生坐标,我的生活变得更为简单了,作息安排也更为合理。 魅力由它而生,它是苦难的根源,也是塑造坚强现在的原因。愿意相信别人,能够承担别人的信任,相信别人却是极其艰难的决定。心底的秘密存在于过去,找到那个能接受过去的人,就能有勇气焚毁所有的担心,融化冰封的城堡,让世界大地回春。

网易考拉推荐

巴黎我爱你,可你却倒了我的胃口  

2012-05-14 19:48:43|  分类: fashion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巴黎我爱你,可你却倒了我的胃口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巴黎既古老,又现代,富有底蕴,且充满灵性——塞纳河的美丽优雅,小酒馆的古色古香,地铁站的川流不息,都市夜景的璀璨夺目,都足以让任何人瞬间爱上这座城市,可为何说它倒了大家的胃口呢?

法式飞吻:令人眼花缭乱的艺术

一本回忆录为我们揭秘了:为何如今的巴黎已不再是父母那辈人眼中的巴黎。

发布时间:2012.5.5

   

《巴黎我爱你,可你却倒了我的胃口》,这是一部出自 Rosecrans Baldwin笔下的回忆录,其语言滑稽风趣,描写细致入微。文章的开头,描写的是Baldwin在拉丁区寻找住宅的情景。在先贤祠阴影的笼罩下,此情此景勾起了他对这座城市的回忆——尤其是海明威到巴黎以后,这里发生的所有变化。随后他罗列了“天行者卢克”,“超级市场”,“嘻哈”文化,“琼·迪迪翁”和“伊妹儿”这些事物,它们无疑都是对过往巴黎最真实的写照。(先贤祠位于法国巴黎的拉丁区,最初是法王路易十五兴建的圣日内维耶大教堂)



    今天的巴黎,已经不再是父母那辈人眼中的巴黎了,这并非空穴来风。那个时代的巴黎,是一座拥有海明威、格特鲁格·斯坦还有朱莉亚·柴尔德的城市,正如电影《午夜巴黎》所描绘的那样,他们以二十法郎入住酒店,花五法郎在小酒馆里享用午餐。而如今,巴黎在发展,有更多的市民学会了英语,城市趋于全球化,物价也变得愈发昂贵。而在同时期的美国,意式咖啡、潘尼斯之家和美国酒谷也相继出现。到了1968年,上述这些餐厅和咖啡店,在巴黎也都能见到。此外,巴黎有日本寿司餐厅(当然还有移民问题了),而美国则有全食超市。在Baldwin的回忆录中,法国群众”大赞“美国全食超市“美丽动人”且“令人难以置信”,并发了疯似的向美国人宣称:”我们巴黎没有一种东西会像你们全食超市那样”精致“……你指给我看看,在巴黎,哪个地方的食品在卖的时候,会让人感觉像是在出售一件艺术品。“因为这样的举动,法国人博得了世界的尊敬。



    那现在又是谁在指责谁了呢?是美国人变得更“法兰西”了,还是法国人变得更“美利坚”了呢?Baldwin和许多美国人一样,对巴黎的生活抱有幻想——在巴黎,他能够发现最真实而富有美感的自我,褪去美国陈腐意识形态的外衣,重拾自己欧洲人的那面。或许,他会愿意学着去鉴赏红酒。2007年Baldwin移居巴黎,在法国一家很大的广告公司担任广告文字攥稿人。他和妻子在玛莱区租了一间公寓,工作之余,Baldwin致力于小说创作,这符合美国作家的又一重要传统。



    在这个节骨眼上,去写一本关于“美国人在巴黎”的回忆录,着实是需要一点勇气的(鉴于此文学体裁需要较深的功底和储备)。我搬来巴黎也已经有一年半的时间了,期间拜读过《渴望巴黎》、《巴黎的甜蜜生活》、《巴黎到月球》以及《巴黎午宴》等文学作品,最近,我看了《婴儿教育》,那是在我有了孩子之后。每个出版季似乎都有各自专属的巴黎回忆录,因而我总会在这个时候把里面的故事抢先弄到手(许多在巴黎或美国本土的美国人也和我一样,有这样的习惯)。可究竟是什么让Galdwin的作品显得如此特别而富有生趣呢?答案就是:他的作品里加入了美国概念版巴黎与现实版巴黎的碰撞冲突。在这座全球化的城市,Baldwin总幻想自己能够邂逅当地特有的精彩与浪漫,之后还不停地寻问自己,为何会把它们看得如此重要。

    我和Baldwin在很多地方都有共同之处:我们都是三十而立,受过大学教育,且都在传媒机构任职,是处于中上层社会阶级的美国人。我们俩均是和妻子一起从纽约移居巴黎的,我们第一次对巴黎心生崇拜,也都是受到了父母的影响。Baldwin记得自己很小的时候,就曾参观过这座城市,当时自己的母亲还在咖啡屋点了一杯欧蕾咖啡。我和他的情况有些类似,在我10岁以前,饭桌上一直都能见到父母为我做的法国蜗牛这道菜,我的名字也是从Eric Rohmer导演的电影《克蕾尔的膝盖》中来的。我们都照着父母的意愿在巴黎成长,这是一个一切都要更美丽、更文雅、更智慧、更美味和更正确一点的地方。



    以这般闪耀、完美的巴黎作为典范,现代巴黎着实有点儿像一记打在脸上的耳光,有时候让人感觉它是在蓄意破坏浪漫的情调。根据Baldwin回忆录的描述,巴黎街边古色古香的小酒馆是由一伙澳大利亚人经营的,店里有供应鸵鸟牛排,墙上贴满了色情的卡通壁纸。拥挤万分的地铁,变了味道的咖啡,阴雨不断的气候(和伦敦有的一拼),连最美味可口和价格实惠的食物,都是从一家叫“皮卡德”的冷冻食品零售商那运来的。

    当你不得不直面现实的时候,倘若对巴黎传奇色彩的城市形象仍抱有幻想,这可能就显得有些幼稚甚至愚蠢了。但巴黎却支持这样充满矛盾的变化,原因在于光是依靠其特有的“罗曼蒂克”来为城市做宣传,商业贸易想要得到发展将会相当吃力。每年,巴黎接待的国际游客数量是法国所有城市中最多的,巴黎政府也十分了解游客们是为何而来。当然,他们不只是想要买个埃菲尔铁塔的钥匙圈这么简单,他们其实是冲着古色古香的小酒馆、人行道旁的咖啡屋,雄伟壮丽的卢浮宫,美味可口的牛角面包和法棒,还有古老有趣的布尔球来的。( 布尔球——法国式滚球游戏 )在海明威到巴黎之前,当地的许多文化、小吃和景点就已经形成,只不过今天的巴黎仍旧将这些作为城市的一大卖点。


    很快“推销巴黎”也成了Baldwin分内的工作,因为他在广告代理处所做的,就是为路易斯·威登(LV)以及其他的法国品牌撰写广告文字。正如一名法国白兰地酒公司的高管所言,代理机构要解决的头号难题是:“如何能让世界再爱上巴黎?”——确切的说,法国在奢侈品行业所占有的地位是毫无争议的,他们不仅仅将市场面向美国,还将目光投向了一个更大的国际市场——中国。中国的暴发户常常会选择购买法国的烈酒,他们认为这个酒的品牌有很好的声望,在用餐的时候会喝点法国的白兰地,就像他们品红酒那样。尽管整屋的法国人都对此表示惊讶且倒吸着冷气,并发出“这样的巴黎太不自然~”的感叹,但市场毕竟是市场,如果现在出资支持法国奢侈品产业的是中国人,那法国肯定愿意将其本土的“特色”出售给中国。

   《巴黎,我爱你》中观察最细致入微的一段文字,是Baldwin在这个特别的法国办公室工作的时候创作出来的。在这间办公室,他的同事吃麦当劳午餐的顺序是这样的——先吃麦香鸡,然后是薯条和汉堡,再是沙拉,最后是甜点,Baldwin从来都无法在正确的时间点上,和同事进行贴面问候。在这里,文化层面上更高期望值的追求,打破了双方原有的价值取向。当Baldwin似乎被绝大多数巴黎男人的性感(阴郁&自信)所吸引时,其实他对于很多渴望搬到纽约的同事而言,也是极富魅力的。有一个网络设计师开始称他为“黑鬼”,直到Baldwin用言语制止了他。另外,还有其他同事在请他吃午餐的时候暗中承认,巴黎充斥着一群易怒且时常罢工的工会工人,自己的内心其实也藏有资本主义的倾向。



    Baldwin探索着他心目中独一无二的巴黎,他既没有将目光聚焦于父母那个时代的巴黎,也并非只盯着那个和中国商人做生意的巴黎,和我们一样,他也经常有些灰心丧气。尽管他竭尽所能地想要做出一个解释——07年的玛莱区,居民的穿着打扮还算不上光鲜亮丽,这里本质上还是一个“巴黎西部的村落”,一个风景如画的小镇,只不过你的一位邻居碰巧变成了腰缠万贯的电影明星。在这个小镇上,说英语的比说法语的还要多,你还能见到那几个漂亮完成环球旅行的小孩(他们就住在这个地方)。Baldwin结识的其他外国佬,还是一贯地让人觉得反感,尤其是那些和“小小世界”有关联的人(“小小世界”是一个通过小集团优势走向世界的“邀请制”网络社区)。这是他对“小小世界”的描述:一个由信用资助者构成的集团,可资助人自己却大声惊呼:“我认为自己甚至都不了解巴黎人,这像话吗?”——搞得我有些牙疼。最终,他中断了与该社团的往来,因为他厌倦了其中的华而不实。
    Baldwin越来越受人瞩目,这是因为他以一名普通高龄移民的身份出席了Jour Civique课堂(Jour Civique是法国史里的一门课程,政府要求所有居住在法国的外地人都要学习它)。班上的美国人中,他是唯一一个前法国殖民地(比如:阿尔及利亚,塞内加尔)的后裔,其余听讲的学生觉得对法国而言,这是一种莫大的讽刺,之前的“殖民帝国”现在却在向他们传授“人人平等”的思想理念。在一堂关于“袭击问题”的法律课上,老师问了全班学生这样一个问题:“我袭击法国非洲移民是否构成犯罪呢?”一名年轻的突尼斯学生回答道:“我是阿拉伯人,所以你们很可能会袭击我,至于合不合法,大概要取决于你们打在我身上什么地方。”这样的巴黎实在不是一个浪漫、奢华的梦想地了,而是一个局部地区才拥有正义感的城市,并且还伴随有根深蒂固的排外主义和阶级制度,这和我们所期待的巴黎大相径庭。


    经历过“梦碎巴黎”的并非只有美国人,Baldwin的回忆录中也提到了,有一种被称为“巴黎综合症”的心理现象,当巴黎的现状严重辜负了日本游客原本期望值的时候,他们被沉重的打击了,每年有多达12人不得不被遣返回国,因为这种幻灭和落差导致他们精神崩溃。甚至连巴黎人有时都觉得回忆巴黎比住在巴黎要更幸福。有一个巴黎人向Baldwin坦承道:“如果我可以选择回到过去的话,我不会愿意住在这里了。”他的很多同事也表达了同样的心声:居住在巴黎,太昂贵、太拥挤、太”高端“,但这就是巴黎——你如何能舍得离开?

    渐渐地,Baldwin梦想中的巴黎被现实取代,而他也喜欢上了这样的巴黎。如同深爱一个人,只有当你欣然接受它的缺点,才算是真正爱上这座城。而对于我的那些同事而言,他们忍受着城市的缺点,已经完全配得上被授予荣誉徽章,这样的坚持称得上小小的胜利。Baldwin与电话销售员取得了联系,表示不希望电话公司天天拨打电话给他,意图成功的传达让Baldwin发现,自己其实有能力说一口流利的法语。我确信有一天自己能做到让丑陋怪异的小轮摩托车“横行”巴黎街头,我用法语诅咒道(不过说真的,为什么要骑一辆带挡风玻璃的三轮摩托车呢?这些钱已经足够买下一辆汽车了)。

    考虑怎样做才能为官僚主义所容、才能更好地应付文书工作和不计其数的卷宗档案,当真有一种奇怪的乐趣在里头,可要指望它成为当地居民和移民生活的全部,也不太现实。或许,这已不再是米勒或海明威时期的巴黎,可这是我们的巴黎——在这里,海明威检阅过晚报上的小说,和以前一样,你依旧可以花十欧元买瓶质量上乘的红酒,沿着塞纳河畔边走边饮,感觉还不错,不是么?嗯,是不错呢!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