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e rose的博客

执着地迈向成功、酝酿成熟。人生是一连串教训,经历了才会理解

 
 
 

日志

 
 
关于我

我不可能做到别人要求我做每一件事,我只有足够时间去做我该去做的事情。如果我无法把每件事情都作到尽善尽美,这便意味着我想做的事情已经超过了我该去做。认清了自己的人生坐标,我的生活变得更为简单了,作息安排也更为合理。 魅力由它而生,它是苦难的根源,也是塑造坚强现在的原因。愿意相信别人,能够承担别人的信任,相信别人却是极其艰难的决定。心底的秘密存在于过去,找到那个能接受过去的人,就能有勇气焚毁所有的担心,融化冰封的城堡,让世界大地回春。

网易考拉推荐

希望之钻的新托座  

2012-04-25 18:56:49|  分类: messag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希望之钻的新托座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引发悲剧无数的希望之钻要重新镶嵌了。


当我第一次听说这件事的时候,我认为这肯定是个恶作剧。诸如此类的故事、重大新闻、小道消息,只有在过愚人节时才会传出来——但并非如此,现在是八月底,显而易见这消息是真的:

史密森学会打算把“希望钻石”从它的旧托座上取下来!(见左图,这块钻石也被称为“法兰西之蓝”,我更喜欢“法兰西之蓝”这个名字——译注)

“希望钻石”自然就是先前路易十四从珠宝商塔韦尼埃处购得的那块“法兰西之蓝”(这块钻石经过很多次加工,目前我们见到的,比“法兰西之蓝”时期的要小。文章后贴出钻石不同阶段的形制和重量图。有关这块钻石的一大串不幸故事,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查维基——译注)。这块钻石在法国大革命时期被盗,又于二十年后的伦敦“重出江湖”。最终,是哈利·温斯顿将它买下,并且捐赠给了纽约国立自然博物馆(有关这个博物馆……参看电影《博物馆之夜》——译注)。直到现在,它还是该馆充满诱惑力的明星藏品之一。
首先,为了庆祝“希望之钻”入馆50周年,博物馆方面打算展出这块传奇般的钻石——而且是裸钻。可以说,这是个相当绝妙的主意。因为这就可以让公众直接去赞美“希望之钻”那目前被卡地亚阴郁的托座所暗化的、生动鲜明的蔚蓝色的所有光彩。

然后,它将被镶嵌在一条新项链里呆上几个月。再然后——叹气——把它重新搁回卡地亚的托座里去。

有个对“国家宝石矿物收藏协会”会长Jeffrey Post的采访,记录了他如何将卡地亚托座鉴定为“历史上著名的”设计。另外还有个幻灯片,展示了三款新设定的提案(三个设计图见文后——译注)。实际上,这也是最近的消息。
我必须说,比起卡地亚的旧托座,这三个新设定更讨我喜欢。我尤其偏爱第一款,它暗示了“希望之钻”的印度出身。但无论如何,所有的设计提案,都将把“希望之钻”从那圈白色钻石的牢笼中解放出来,最大程度展示它非同寻常的光彩。

至于来自“希望钻石”的诅咒该怎么说呢?这一点我赞同Post先生:这只是皮埃尔·卡地亚玩弄的一个简单精明——但却十分成功的推销术而已(卡地亚珠宝,想必没人会感到陌生吧——译注)。

我们被期望可以为自己喜欢的设计提案投上一票,但是NPR相关文章底下的链接对我来说似乎没有反应啊。太糟糕了…

附图 I组 三个新设计的提案图,我个人也喜欢第一个,嘿嘿~~

附图 II组 这组图说明了希望之钻不同时期分属的主人同它的大小。

附图 III组 路易十四时期,“希望之钻”被称为“法兰西之蓝”,镶嵌于皇家装饰性勋章上,这是勋章复原图。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