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e rose的博客

执着地迈向成功、酝酿成熟。人生是一连串教训,经历了才会理解

 
 
 

日志

 
 
关于我

我不可能做到别人要求我做每一件事,我只有足够时间去做我该去做的事情。如果我无法把每件事情都作到尽善尽美,这便意味着我想做的事情已经超过了我该去做。认清了自己的人生坐标,我的生活变得更为简单了,作息安排也更为合理。 魅力由它而生,它是苦难的根源,也是塑造坚强现在的原因。愿意相信别人,能够承担别人的信任,相信别人却是极其艰难的决定。心底的秘密存在于过去,找到那个能接受过去的人,就能有勇气焚毁所有的担心,融化冰封的城堡,让世界大地回春。

网易考拉推荐

十八世纪宫廷服饰与玛丽?安托瓦内特  

2012-04-25 18:55:12|  分类: messag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八世纪宫廷服饰与玛丽?安托瓦内特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主要介绍了以玛丽王后为中心的18世纪欧洲时尚圈。

(维热·勒布伦夫人绘制,文章后面会提到的《王后与玫瑰》。)

《十八世纪宫廷服饰与玛丽·安托瓦内特》
今年六月,我在闭馆日发现凡尔赛宫有个“宫廷华裳与礼仪展”。错过它,也许会有些遗憾。

我对于展览的期望值是很高的,可还是忍不住有了那么一点小小的失望。并非对展览或展品本身的质量有所质疑,它们都相当华美——只可惜数量不足。

当然了,我很清楚:毕竟有多少18世纪的宫廷服饰可以流传到21世纪呢?

有趣的是,在北欧的皇室藏品中,确实还有一些宫廷服饰被保存至今——比如瑞典皇后索菲娅·玛格德莱娜的加冕礼服(见下图,索菲亚王后成婚时,法国正值路易十五治下,所以当时的宫廷礼服,风格款式与大革命前夕法国宫廷的流行款式几乎相同——译注)


这套礼服是在巴黎订做的,由银色布料制成并拼接起来。同所有法国宫廷礼服一样,它由三个独立部分组成:紧身胸衣、裙子以及裙裾。毫无疑问,欧洲所有宫廷在18世纪都采用了凡尔赛式的宫廷服饰。

注意下裙撑的宽度(从正面看——译注):足足3米(12英尺!)!而厚度则不超过两英尺(从侧面看——译注)——这就使得礼服本身成了一个扁长的椭圆形(俯看——译注)。这件礼服的后视图(见下图),则给了裙裾长度一个直观概念。


18世纪宫廷服饰的风格——包括男装也包括女装——产生于凡尔赛宫路易十六治下最后的十年间,此后一直不变,直到大革命爆发为止。

这并不意味着宫廷盛装就不受时尚潮流的影响:织物、色彩、缎带以及其它装饰性元素随着时间推移不断变幻——但服装本身的剪裁样式,是始终如一的。
宫廷服饰的穿著有着极严格的规定。

身着宫廷礼服本身,是为拥有王室血统的王后、公主以及“被引见的”贵妇所保留的一种特权——我在先前的“宫廷服装”和“向王后举行的引见仪式”中已经提到过这一点。

在正式场合穿著宫廷礼服,是每个有权这样做的宫廷贵妇的强制性义务,即使她是王后本人。唯一可被接受的通融只有怀孕,此时再去穿那种紧身款式的胸衣显然不合适——就用一种名叫grand corps(一种特制的紧身衣)的内衣盖住整个腹部。
威尼斯大使前来凡尔赛呈递他本人的委任书,玛丽·安托瓦内特(路易十六的王后——译注)就曾为自己因怀孕而无法穿著宫廷礼服,向大使表示歉意。如果她不致歉,那么她在那样一个场合身着常服的行为,就会被解读为一种严重的蔑视,由此引来一场外交纠纷。

宫廷服装并不单纯是时尚问题。
男款宫廷服饰较之女款大概更舒服一些,但并没少在装饰上搞花样儿。国王、有王室血统的王子以及廷臣们,会穿一种由绣花衣料缝制的三件套式服装,缀以钻石饰扣增辉,还佩有勋章及饰带。

以瑞典王储——未来的古斯塔夫三世的结婚礼服为例(见下图):金色衣料上以金线、蓝线和红线绣花。


被派往瑞典的大使Creutz伯爵,曾被委托去巴黎探查最新的时装款式,并且订购其中能买到的最上品。大使在发往斯德哥尔摩的报告中一本正经地汇报:“天鹅绒在早春时节风靡一时后,现在已然无可救药地过时了。”不管怎么说,就这次调查结果的质量来判断,Creutz伯爵很好地完成了这个微妙的任务。
欧洲君主们为了国家庆典,从法国订制了所有的仪式服装。这种盛装耗资巨大,以至于丹麦国王弗雷德里克三世不得不征收一种特别税——这就是著名的“公主税”——来为他女儿帕里西娅的结婚礼服付帐单。

凡尔赛宫最美丽的展品之一,就是这件散发着淡淡光晕的结婚礼服了(见下图)——荷尔斯拜因—戈托普的公主艾文齐·伊丽莎白·夏洛特穿着它,嫁入了瑞典王室。


尽管这件礼服很庞大,银色布料上装饰银蕾丝花边的出色搭配,还是为整套服饰增添了一种空灵飘渺的美。另外就是这套礼服腰身极细,并且它由几组相同色彩的蕾丝制成的袖子非常令人遗憾地丢失了。我只能猜想,它们是被另一个瑞典公主拆下后重新使用了吧。

将这些18世纪的宫廷礼服做一个比较,其中最原始、最纯正的形制,以多伦多安大略皇家博物馆所藏之著名的“玛丽·安托瓦内特华裳”最为突出(见下图)。这套礼服将裙子的款式加以修改,以适应19世纪的钟式衬裙。紧身胸衣用了简洁的象牙白丝绸,这就同裙子和裙裾上精细的绣工形成了对比。


值得一提的是,多伦多礼服仅仅被简单地介绍为“出自罗丝·贝尔坦之手”(贝尔坦小姐曾做过安托瓦内特王后的御用服装设计师——译注),此外并未提及先前的所有权属于玛丽·安托瓦内特。我只能猜测,“玛丽·安托瓦内特华裳”的这个说法,并没能取信于展览馆馆长。
在参观完展览后,我买了专门介绍它的《艺术知识》特刊(强烈推荐),并且在里面读到了一篇对Pascale Gorguet Ballesteros的采访——她本人是加列拉博物馆馆长,并且也是此次展览的合作馆长。

当被问到玛丽·安托瓦内特对于时尚流行的品位是否为宫廷内外所仿效,Gorguet Ballestero女士对此进行了说明:在法国,王后本人就是“头号时尚模特”,她所喜爱的流行款式会被人们大力推崇。但是玛丽·安托瓦内特自身并没有“发明”任何不同式样的服装。她没有创新,只是单纯地因循一些在当时随处可见的时尚款式。
作为一个年轻女子,王后热爱时装,于是乎其它贵妇也就纷纷跟风。

奥尔良公爵夫人——之后的沙特尔公爵夫人——在1774年,将著名的女装裁缝罗丝·贝尔坦推荐给王后。顺带提一句,维热·勒布伦也是由她介绍给王后的(维热·勒布伦是当时著名的青年女画家,也是安托瓦内特王后的挚友和首席肖像画师。此人的人物肖像画技法相当出色,特点是善于为笔下人物的眼眸制造一种迷离的美感。安托瓦内特王后的许多著名画像都是出于她之手,她也是本人很欣赏的画家之一——译注)。

“玛丽·安托瓦内特,”Gorguet Ballesteros女士说道,“她就好像坐在两个世界的交界:一个是宫廷那个僵化刻板的世界,另一个是时尚流行的世界——前者引导她去遵循既定,而后者则让她表现出了一个人的个性。然而作为王后,她是不幸的。”
当王后坐下,身着一件平纹细布的简洁衣裳,让维热·勒布伦夫人为她绘制肖像时,有关她的丑闻又多了一件(这幅画可能是那幅《王后与玫瑰》,译者于文开头处贴出)。

由于抛弃了传统宫廷服饰,玛丽·安托瓦内特从来没有被谅解——也许正因为如此,她的这幅画像,才成为她所有画像中最著名的一幅。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