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e rose的博客

执着地迈向成功、酝酿成熟。人生是一连串教训,经历了才会理解

 
 
 

日志

 
 
关于我

我不可能做到别人要求我做每一件事,我只有足够时间去做我该去做的事情。如果我无法把每件事情都作到尽善尽美,这便意味着我想做的事情已经超过了我该去做。认清了自己的人生坐标,我的生活变得更为简单了,作息安排也更为合理。 魅力由它而生,它是苦难的根源,也是塑造坚强现在的原因。愿意相信别人,能够承担别人的信任,相信别人却是极其艰难的决定。心底的秘密存在于过去,找到那个能接受过去的人,就能有勇气焚毁所有的担心,融化冰封的城堡,让世界大地回春。

网易考拉推荐

7大离奇英语词的历史  

2012-04-02 22:24:40|  分类: messag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大离奇英语词的历史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fop”是傻逼,“doodle”也是傻逼,所以“fopdoodle”就是二逼的意思。细看7个离奇英语词的来源~~~

如果你能像大英博物馆的尼尔·麦格雷戈(Neil MacGregor)2010年做的那样,用100个对象,诠说世界历史,那么同样,我们也有可能用同样数字的词,阐述一种语言的历史。但是,我们所选的对象,每个词仅仅是自身有趣还不够,每个词必须包含一个故事,而这些单个的故事合起来,应该就是英语语言的整个历史。

我的挑选需要一些原则。显然,时间顺序就是其中之一。传统意义上,英语的历史一般分为几个时期:古英语,从公元449年盎格鲁撒克逊人(Anglo-Saxons)的到来直到11世纪;中古英语,从11世纪到15世纪;早期现代英语,从15世纪到18世纪;从那时之后便是现代英语。选词要体现出这一历程中时间的流逝,并能让我们真正洞察社会历史,这一点很重要。

但是,无论在什么时期,英语都是一种万花筒式的语言,包含不同的风格,流派和方言。特别是我们的口头语和书面语是不同的。说非规范英语的人远比说规范英语的人多,他们的故事也必须涵盖在内,我们也不能忽略最普通的日常用语,例如俚语,隐语和禁忌语。如果你是个严肃的语言学家,你也不能偷偷玩猫腻,忽略某些词。粗鲁的语言也是我们语言历史上重要的一部分。

那些专业词汇,如与法律、医学、宗教和学术相关的词汇,提供了另一条历史链。英语有一百多万的词汇,其中四分之三隶属各种科技领域。英语的全球蔓延也必须体现出来。目前世界上约三分之一的人在使用英语,这其中一种结果就是国际方言的兴起,每种方言都有自己本地的词汇。这一进程起始于英式英语和美式英语出现分歧之时,但是随着大洋洲、加勒比海和非洲地区陆续出现新式英语,这一进程也在持续。

另外,任何一本词典都不能忘记词语的构成方式。词汇既是构词,也是用词。英语中的大多数词的构词方式有:前缀、后缀,结合不同语言中的元素,或者缩写和复合。而且我们也很乐意用人名、地名和物名来造词。英语是一种好玩而创新的语言,说英语的人喜欢在创造新词的过程中,发挥他们的想象力。当谈到创造词语时,他们乐于歪曲或者打破规则。

往下看完我的完整“100词”表,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些词的多样性—它反映了千百年来,以英语为母语的民族的丰富多彩的政治和文化历史。全世界说英语的人都像用吸尘器一样使用他们的语言,他们只要觉得有益,就急切地从其他语言里吸收新词。如果现在的神秘博士(BBC电视剧Doctor Who中的主人公,能乘时间机器,穿越时空。译者注。)要穿回公元449年的话,当时第一艘盎格鲁撒克逊人的船刚刚到达不列颠,他最大的难题不是被当成外来的怪物,而是让盎格鲁撒克逊人明白他的外来词。

大卫·克里斯特尔(David Crystal)著,《100词道尽英语史》(The Story of English in 100 Words)[圣马丁出版社,$22.99]

1.Fopdoodle 笨蛋

消逝的词容易让人着迷,该词尤其如此。人们从17世纪开始使用“笨蛋”这个词,“fop”是傻逼,“doodle”也是傻逼,所以“fopdoodle”就是二逼的意思。乡巴佬就会被叫作“笨蛋”,但是这个词也可以表示一种时髦的类型,因为“fop”也发展出“自负的花花公子”的意思。

有些词,人们听说它们的时候,就为它们的消失感到遗憾,“Fopdoodle”就是这类词。《约翰逊博士字典》(Dr. Johnson's Dictionary)里收录了一些令人愉快的词,但是我们已不再使用。他告诉我们‘smellfeast’是‘就是 逢人家请客便跑去大吃的人’;‘worldling’就是‘趋利的俗人’;‘curtain-lecture’就是‘妻子对丈夫的床帏内教训’。这些词可能已经消逝,但是我们还保留着其观念。

2.Gaggle 鹅群

人们喜欢创造集体名词,像“一群嘎嘎叫的鹅”一样。这是一种古老的消遣。《圣奥尔本斯之书》是最早的英语印刷书籍之一(1486),它收录了大概200条这类名词。有些是传统的表达,如“牧群”,但是许多其他词似乎就是创造了。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一群“鼓起的”孔雀,一群“赞美的”云雀,一群“不友好的”乌鸦,一群“守夜”的夜莺,一群“魅力的”金翅雀,还有十几个更多的。但是这样的例子并不止于动物。我们还能发现一群“勤奋的”信差,一群“多余的”修女,一群“教条”医生,一群“判决”法官。这些内容在500年内都未发生改变。最近,我遇到了一群“崩溃的”软件,一群“恼人”的手机,一群“邦德”英国特工。(詹姆斯·邦德,英国小说和电影里的一位人物,他是英国情报机构军情六处的特工,代号007,被授权可以干掉任何妨碍行动的人。)

注:原文中a 'muster' of peacocks, an 'exalting' of larks, an 'unkindness' of ravens, a 'watch' of nightingales, a 'charm' of goldfinches,这些短语其实现在就表示“一群”的意思,例如a 'muster' of peacocks 就是一群孔雀的意思,译者在翻译过程中想表现出这些词的形象意义,所以如上所译。

3.Bagonize 行李折磨

人们热衷于创造新词的机会。报纸杂志争相举办“本应存在于语言系统却不在的词”竞赛。20世纪80年代,喜剧演员里奇·霍尔(Rich Hall)为其创造性词汇的贡献发明了一个术语“sniglets”, 这些对其电视节目《不一定要新闻》( Not Necessarily the News)影响很大。它非常受欢迎,粉丝们都发来自己的想法,还出版了一些合集。我能亲自证实这项活动的流行度,因为当时我把我的BBC广播4台的系列节目“实时英语”中的一个单元贡献给了这个活动,并让听众们进行比赛。我得到数千条提议—这比我们其他任何比赛收到的词条都多得多。“Bagnoise”就是获胜者之一,它表示 “在机场焦急地等待你的行李箱出现在行李传送带上。”

4.Watergate 水门

水门事件的政治影响很大,但是其语言影响更持久。这个-门(-gate)的后缀成为英语语言中一个永久的特征,经常被媒体用来指那些真实或者捕风捉影的丑闻和掩饰,不论是政治上的还是其他方面的。这是一个很便利的形式,简短而又切中要点。简直就是完美的标题。

大多数-门类词存在都很短,只有当丑闻还是新闻时,它们才存在。现在谁还记得1991年的“英国学院奖门”( 'Baftagate')事件是什么?“伊朗门”( 'Iraq-gate')将在公共领域里停留多长时间呢?或者“BP门”事件?只有一件事实肯定的:其他新造词伺机而动,准备取代它们。

根据地名新造词的方法非常普遍。给某人念首“五行打油诗”( limerick利默里克,爱尔兰西海岸最大城市,以下英文词皆为地名。译者注。)?开一辆“豪华轿车”( limousine)?拥有一个“阿尔萨斯”( alsatian)或“拉布拉多”( labrador)?打羽毛球还是橄榄球?跑马拉松?跳跳玛祖卡舞?你从没真正明白地名将出现在哪。

5 Robot 机器人

1921年,卡雷尔·恰佩克(Karel ?apek)《罗素姆的全能机械人》(R.U.R.: Rossum's Universal Robots)在布拉格首演。他需要为这个故事中工厂制造的、但是具有人的特点的工人取个名字,他用了捷克语中一个古老的单词‘robota’,意思是“强迫劳动”。于是‘robot机器人’就诞生了。它简洁铿锵的发音吸引了大众的想象力,因为在5年之内,任何能完成一套复杂动作的机器都被称为“机器人”。

科幻小说家们率先将‘robot’缩短为‘bot’,但是他们都没预料到20世纪90年代这种用法的大爆发。‘bot’就是任何运行自动化任务的软件。它也成了一个后缀,‘bot’在其他词中都有指定的功能,例如 搜索工具('searchbot,') 信息实时交流工具('infobot,' )间谍程序( 'spybot.')等。今天,任何人,只要他的行为被认为是没经过大脑的,都有可能被贴上这个标签。我记得2009年读到过“奥巴马机器”( Obamabots),即指那些没有真正了解巴拉克·奥巴马,却支持他的人。

6. Matrix (虚拟母体程序)

随便问一个年轻人, “matrix”是什么意思,他就会告诉你。这是一个计算机模拟现实的名称,它将在不远的将来禁锢人类的思想,它还有一个大写的字母“M”。他们在考虑的是1999年基努·里维斯主演的科幻动作片(指黑客帝国。译者注。)。这个词意可能和圣经八竿子也打不着,但是其中的联系即在这儿,在语言上。因为1525年,威廉·丁道尔(William Tyndale)在把《圣卢克的福音》(Gospel of St Luke)翻译成英语时,第一次明确使用了“matrix”这个词。

人们常说,没有一本书比圣经对英语词汇的影响大。我不否认,我们提到圣经的时候,指的是我们所有英译本的圣经,从1382年约翰·威克里夫(John Wycliffe)的手稿版到1611年詹姆斯国王(King James)版的圣经。想想这些词—“爱管闲事”( busybody)“弃儿”( castaway)“心碎的”( broken-hearted)“长期遭受苦难的”( long-suffering)“绊脚石”( stumbling-block)—这些最早都记载在丁道尔版的圣经里。

7.Doohickey 小玩意

当你一时想不起来它的名字的时候,你把那个控制电视的小装置叫做什么? 'Doobry' – 还是'doobery,' 'dooberry,' 'doobrie,' 'doobrey' (鬼才知道那词是怎么拼的。)—这个词在20世纪70年代出现在英式英语中。在最初的几十年里,人们使用这些形式—激动('doodah,')“忘了名字的小玩艺儿 ”('doofer,')“小摆设” ('doodad,') “行为”('doings,' )和“小装置”('dooshanks.').美式英语中比较流行的有“小玩意” (doohickey,') “ 叫不出名称的小玩意”( 'doojigger,'),“小摆设” ('doodad,')。

无意义的词汇是讲话的一个非常有用的特征。当我们在找寻一个词、不想被思维中途被打断时,这些词就帮了我们一把。我们不知道怎样称呼一个东西,或者忘了它的名字的时候,它们就是救生索。我们觉得某个东西不值得精确提起或者我们故意含糊的时候,就可以用这些词。千百年年来,我们新造了很多这类词。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