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e rose的博客

执着地迈向成功、酝酿成熟。人生是一连串教训,经历了才会理解

 
 
 

日志

 
 
关于我

我不可能做到别人要求我做每一件事,我只有足够时间去做我该去做的事情。如果我无法把每件事情都作到尽善尽美,这便意味着我想做的事情已经超过了我该去做。认清了自己的人生坐标,我的生活变得更为简单了,作息安排也更为合理。 魅力由它而生,它是苦难的根源,也是塑造坚强现在的原因。愿意相信别人,能够承担别人的信任,相信别人却是极其艰难的决定。心底的秘密存在于过去,找到那个能接受过去的人,就能有勇气焚毁所有的担心,融化冰封的城堡,让世界大地回春。

网易考拉推荐

马岛战后三十年  

2012-04-01 16:54:36|  分类: messag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岛战后三十年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马岛战争,是三十年前阿根廷与英国关于马岛主权的战争。作为旁观者,在见证这场战争给人们带来的影响之余,也可以思考一下关于殖民和身份认同的问题。

下周一4月2日是福岛战争(Falklands War,英国人将马岛成为福岛)开始三十周年纪念日,或者按照阿根廷人的说法,是马岛战争(la Guerra de las Malvinas)。福克兰群岛,位于阿根廷东免460公里(290英里)的大西洋上,长久以来一直是英阿两国争端的焦点。1982年,军阀独裁者莱奥波尔多·加尔铁里(Leopoldo Galtieri)派遣了600人军队前往该群岛,之后增至1800人。英国政府对攻击表示震惊,不过迅速组织了特遣部队南行夺取岛屿。海上、空中和地面上展开了一系列迅速但血腥的战役,最后以7月14日英国胜利结束,至此,战争开始已有74天。总共有九百多人死亡,两千多人受伤。阿根廷的失利结束了加尔铁里的军阀统治,但关于岛屿所属权的争端还未结束。阿根廷现任总统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Cristina Fermandez)面临着日益增大的压力——敦促英国加入到关于马岛(阿根廷人的说法)的新会谈中。(41张图片)

马岛战后三十年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1

在1982年的马岛战争中,英国和动力潜艇HMS征服者(HMS Conqueror)于1982年5月1日发射鱼雷击沉阿根廷巡洋舰贝尔格拉诺将军号,橙色救生艇载着幸存者漂浮在南大西洋海面。阿根廷和智利船只在拯救者770人时,有323人死于袭击。

马岛战后三十年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2

1982年4月13日,阿根廷士兵入侵马岛(译者:西方媒体的说法)后获取后勤补助。

马岛战后三十年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3

1982年4月10日马岛战争期间,数万阿根廷民众聚集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五月广场,支持总统奥波尔多·加尔铁里。

马岛战后三十年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1982年4月13日,在入侵马岛后,阿根廷士兵在史丹利的纪念品商店购买明信片。
马岛战后三十年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5

1082年5月,阿根廷601连的军人在马岛战争中夺取圣卡洛斯海峡(Strait of San Carlos)。
马岛战后三十年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6

1982年4月,阿根廷士兵在史丹利港口看报纸。
马岛战后三十年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7

1982年5月25日,阿军将领马里奥·本杰明·梅嫩德斯( Mario Benjamin Menendez)在达尔文向将士训话。在福岛战争中,他统领军队73天。
马岛战后三十年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8

1982年5月26日,军械制造人员在英国航空母舰“赫尔墨斯”号甲板上搬运鱼雷,此时海王直升机正在重上弹药,在马岛海域抗击阿根廷潜水艇的威胁。
马岛战后三十年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9

1982年5月25日,在马岛一场地对空导弹防御战之后,一名英国士兵用望远镜检查该区域。
马岛战后三十年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10

阿根廷的“Air Macchi”轰炸机在1982年5月21号在马岛上空参与行动。马岛战后三十年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11

1982年5月24日,英国快速军舰“安特洛普”号(Antelope,意羚羊)燃烧并发出浓烟,沉默在圣卡洛斯海峡(Falkland Sound,译者:两方说法不同)的阿贾克斯湾(Ajax Bay)。一天之前四架阿根廷“天鹰”A-4B袭击了这里,其中一架发射了一枚炸弹,虽然它没有爆炸,但是却砸进了军舰内部。当拆弹人员试图拆除炸弹时,它爆炸了,军舰被炸得四分五裂并且起了大火。仅有两名船员幸存,军舰在几小时后沉默。
马岛战后三十年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12

1982年5月,一架阿根廷“大力神”(Hercules)军用飞机飞向史丹利港(Puerto Argentino,译者:貌似也是两国对于同一个地方的不同叫法)
马岛战后三十年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13

1982年5月4日,两名阿根廷士兵听到空袭警报后,在史丹利港的洛斯路(Ross Road)上奔跑。
马岛战后三十年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14

1982年5月,一个阿根廷军官在达尔文路过一架被打下的英国战机。
马岛战后三十年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15

1982年5月21日,几百人聚集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佛罗里达大街(Calle Florida),透过橱窗阅读最新的报纸。当马岛传来新的战时消息时,人会特别多。
马岛战后三十年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16

“阿菲雷斯·索柏拉尔”号(Alferez Sobral)海军巡逻艇的幸存船员在阿根廷本土的德赛阿多港(Puerto Deseado)肃立,在仪式中悼念死于1982年5月4日中丧生的同伴,这些同伴死于英国考文垂号驱逐舰的袭击。

马岛战后三十年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17

1982年5月,阿根廷士兵在马岛霍华德港(Port Howard)。
马岛战后三十年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18

1982年5月25日,一阿根廷士兵在马岛战争中守卫史丹利港。马岛战后三十年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19

1983年,英国国旗飘扬在阿贾克斯湾。在同年四月下旬,英国军队登陆马岛,从阿根廷军队手中重夺岛屿。
马岛战后三十年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20

1982年5月28日,一艘护卫舰靠近损坏的“谢菲尔德”号军舰,通过水管为“谢菲尔德”扑火,一架海王直升机盘旋在上空。两架阿根廷超军旗攻击机(Super Etendard strike fighter)用导弹攻击了军舰。燃烧数日后,“谢菲尔德”沉没。二十人丧生。马岛战后三十年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21

1982年,英军推进到史丹利港,图为一名阿根廷战俘因安全原因被蒙住双眼。
马岛战后三十年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22

1982年6月29号,马岛史丹利港。
马岛战后三十年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23

1982年,在阿根廷占领南大西洋群岛的最后时日里,英军展开地毯式搜索,图为一队阿根廷战俘走过史丹利港还在燃烧的建筑。
马岛战后三十年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24

1982年6月7日,史丹利港的阿根廷战俘。在战争的最后几日,超过11000名阿根廷士兵被俘虏。
马岛战后三十年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25

1982年6月16日,史丹利港被抛弃的阿根廷武器。在英军控制史丹利的几天前,阿根廷军旅长马里奥·梅嫩德斯将军向英军主帅杰里米·摩尔(Jeremy Moore)将军投降。
马岛战后三十年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26

在这张1982年的照片中是一个墓地,埋葬了30个在达尔文战役中死亡的阿根廷士兵。在1982年6月4日,阿根廷军队在经历两个月后,被英军打败,从马岛撤军。
马岛战后三十年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27

阿根廷马岛战争退伍老兵Jose Luis Aparacio拿着他(右)和他的战友Jorge Suarez(左)的照片,他们在1982年6月12日Mont Longdon战役后被英军俘虏,拍摄此照。上图照片拍摄于阿根廷拉普拉塔(La Plata),2007年3月20日。
马岛战后三十年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28

Stephen Dickson向他的同伴展示在1982年阿根廷入侵时照的相片。上图照片摄于2007年2月7日,他们在North Arm的家中,首府史丹利南面100公里。这个极小的农民公社由19个成年人和6个儿童组成,另有一个学校和一个每周开放三小时的商店。
马岛战后三十年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29

2007年2月6日,一辆路虎在马岛史丹利附近驶过一个路标,路标警示驾驶员放慢速度,小心雷区。
马岛战后三十年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30

2012年3月12日,从无线岭(Wireless Ridge)拍摄的马岛史丹利港。
马岛战后三十年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31

2012年3月25日,马岛,达尔文村的绵羊。蓄养绵羊一度是岛上的主要收入来源,近几年随着渔业和旅游业的发展,收入开始多样化。超过500000头绵羊依旧以马岛为家。
马岛战后三十年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32

2012年3月16日,英国“大力神”军用飞机在史丹利港附近飞行。

马岛战后三十年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33

现在仍然可以在史丹利港附近的山上看到阿根廷切努克直升机的残害,2007年2月6日于马岛。
马岛战后三十年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34

阿根廷马岛战争退伍老兵Jorge Bratulich在达尔文公墓前拍摄照片。这个公墓埋葬着在战争中死去的阿根廷士兵。摄于2012年3月11日。
马岛战后三十年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35

我们能在史丹利港的解放纪念碑看到的十字架,它们代表着对马岛战争中英方服役人员的崇敬。摄于2012年3月10日
马岛战后三十年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36

马岛居民Phil Middleton2012年3月15日摄于他家即收藏品商店门口,史丹利港口。一些岛民是八到九代前英国开拓者的后裔,虽然有相当多的移民从智利进入,但这个岛屿仍然保留了明显的英国特色。
马岛战后三十年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37

2005年9月9日,马岛居民Wayne Brewar展示一架在马岛战争期间于霍华德港被英国击落的阿根廷“幻影匕首”战机(Mirage-Dagger)。
马岛战后三十年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38

巴布亚企鹅(Gentoo penguins)位于雷区Kidney Cove的一片领地,在马岛首府史丹利边的一片海岸,摄于2005年9月9日。150个雷区中的大多数是自1982年4月阿根廷军队登陆后,在史丹利附近产生的。
马岛战后三十年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39

来自阿根廷的马岛居民Nancy Mansilla(左二),以及她的丈夫Joseph Reid(生于马岛),以及他们孩子Zoe Meg(中间)和Owen Joseph在Nancy工作地点前合影。摄于史丹利港,2012年3月16日。
马岛战后三十年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40

Mount Longdon上一架被抛弃的阿根廷无后坐力炮,1982年,士兵们在此处艰苦抵抗对马岛的侵略,照片拍摄于2007年3月20日。
马岛战后三十年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41

2012年3月25日,马岛圣卡洛斯村的英国军人公墓。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