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e rose的博客

执着地迈向成功、酝酿成熟。人生是一连串教训,经历了才会理解

 
 
 

日志

 
 
关于我

我不可能做到别人要求我做每一件事,我只有足够时间去做我该去做的事情。如果我无法把每件事情都作到尽善尽美,这便意味着我想做的事情已经超过了我该去做。认清了自己的人生坐标,我的生活变得更为简单了,作息安排也更为合理。 魅力由它而生,它是苦难的根源,也是塑造坚强现在的原因。愿意相信别人,能够承担别人的信任,相信别人却是极其艰难的决定。心底的秘密存在于过去,找到那个能接受过去的人,就能有勇气焚毁所有的担心,融化冰封的城堡,让世界大地回春。

网易考拉推荐

最后的象夫 —— 正在消失的异国情调  

2012-03-31 19:04:56|  分类: messag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后的象夫 —— 正在消失的异国情调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印度象夫的数量越来越少,一种异国情调正在慢慢消失。

最后的象夫

象夫清洗大象耳朵,准备开工

新德里郊区亚穆纳河公路桥旁边,一群大象在吃草。四周是典型的印度房舍,毫无疑问,大象们有自己的主人。果然,在桥底斜坡处贴着单子,上面有电话号码和印地语写的“大象”,我拨打了号码,听到回答:“我是大象!”大象的主人祖里斐卡尔经常这样接电话,“这样方便,顾客也很喜欢。”

世袭象夫

象夫的技能,自古以来只是父传子,手艺不对外人公开。买象的人必然要雇佣象夫,因为他自己是无法驾驭这个庞然大物的。

祖里斐卡尔家族来自北方邦的加兹阿巴德市。按照家族传说,他的祖辈在战争时便是象夫。但是只有父亲和叔叔成功积累了财富,拥有了自己的象群。“我爸爸和叔叔都是有名的象夫,我说的是真的!连政府都请他们去参加首都1月26号的国庆大典呢,他们就决定搬到德里来,这儿活儿多。我们在亚穆纳河边住下来了。这儿有象吃的食物和水。下雨了,就把象藏到桥底下。”

现在象群里一共9头,祖里斐卡尔只有2头,分家产时他得到了母象恰巴和木奴。母象偶尔会有攻击性,把坐在身上的人甩下来。

亚穆纳河是印度河流里最脏的河之一,可是不管象夫还是大象都毫不在意。恰巴心满意足地躺到河里,呼哧呼哧用鼻子打水玩。

私有大象必须挫掉象牙,只有庙宇里的大象才能保留。这样的大象暂时在南印度还有很多。

世袭的象夫尚奴,22岁,已经和大象一起过10年了。祖里斐卡尔一共有4个象夫,轮班工作,一人负责一头。尚奴不愿谈自己,而聊起自己的恰巴却兴致勃勃:“她喜欢吃东西,特别爱吃甜芦苇。能吃很多的,一大垛呢!”冬天给大象吃甜芦苇,夏天是鲜草,雨季吃高粱,还要给它们准备大米和带芝麻油和芦苇糖的粟米做成的特殊混合物。

整理好恰巴的头部,尚奴灵巧地控制着庞然大物,我们慢慢在房舍之间穿行。“大象是复杂的动物,和人一样,可我们和它们相处不难,这是流在我们血里的。象钩?我们不用!就用小棍子!”

吊钩尖顶金属权杖(在印度是权利和神灵的象征)尚奴只在盛大的出行时才拿出来。他喜欢婚礼和宗教活动,不大愿意这样带旅客游览城市。旅游公司偶尔弄到在德里游行的许可证(很多旅店为租户推荐这项异国风情娱乐),可是城里的车多,象夫怕伤了大象。

1、见观众前要检查嘴的状况,牙疼病对大象来说和人一样难以忍受。

2、准备给象涂色,必须清洗皮肤。

珍贵的满足
此刻木奴准备工作了,象夫带来几个方凳和颜料。大象开工前最主要的准备就是化装:节日前动物都要被涂上五颜六色的的花饰。涂饰需要2-3个小时,图案按惯例是几个世纪流传下来的,偶尔会有现代风格,我曾经碰到过一个大象腰上画着当地一位明星的肖像。但是祖里斐卡尔不赞成新时尚,他的大象都用老方式装饰:“我们把它们打扮得像王妃,木奴要去参加婚礼。”

在富裕的印度家庭中但凡重大活动都要有大象参加,婚礼和宗教仪式都会带给大象主人最丰厚的利润。还可以为旅游者提供工具。雇佣一头象半天的价格是3500卢比(差不多70美元),但不是每天都有订购,而且收入受季节影响很大。工作集中在11月到4月,然后炎热和雨季开始,婚礼和游客都减少了。

“我先要养活这些大象,然后再养家。”祖里斐卡尔说。按他估价,供养一头大象需要30000卢比,按照印度的标准数目很大,相当于中等公务员的工资。此外,他给自己四个象夫各付8000卢比左右月薪。一个季节结束时,祖里斐卡尔大概挣到1000多美元。按照当地标准他是生活有保证的人,起码他有很气派的房子,不像他的象夫要住在亚穆纳河边大象旁边的茅舍里。

出去工作的大象一定要修饰一番。传统花纹,也有些主人进行了自由创作。

在城市的街道上将越来越难看到这样的画面,私人象群数量逐渐减少,而且大象出现在城市市中心要先得到政府批准。

正在消失的异国情调

印度执政者们自古以来骑的正是大象。如今的政治家们改坐轿车了,不久前社会上层人物还定期雇佣大象参加正式节日。但是两年前中央政府便禁止象群参加国庆庆典,因此,很多印度人认为,仪式失去了部分魅力。

“总之,艰难的时代到了!”祖里斐卡尔叹息道,“政府再也不发给我们新的象群许可证了!听说,我们扰乱城市交通。所有环保人也反对我们。许可证发放制度在1950年颁发的,但是得到许可证很难,按惯例,只发给一直经营动物的人家。而从2003年开始完全禁止大象的卖卖了,甚至从一个邦到另一个邦运送大象都要经过复杂的官方检查。印度野生大象越来越少。森林防护部和自然资源部的法规完全可以理解:母象产子少,并且基本在野外自然里。政府,显而易见,担心我们去热带森林捕捉”, 祖里斐卡尔自己就解释清楚了,“在比哈尔邦有一个印度最大的动物市场,那里什么都卖,就是不许卖大象!”

“能买卖的时候多少钱一头呢?”我问他,他沉默半天,还是告诉我:“像一辆好车那么贵,最贵的车!”

在印度王公用来踩踏敌人军队的战斗象早就消失了,码头上靠大象帮忙卸货也成为历史。现在拥有大象的私营者也在减少。在新德里,按照祖里斐卡尔所说,只剩下了22头正式注册的大象了。

“要是我的象出问题了,我真不知道怎么办。”祖里斐卡尔叹着气。而尚奴和主人不同,不太担心未来:“大象,和人一样,有活到60岁的,有活到100岁的,各种各样,恰巴才40来岁,我们还能一起生活很久!”

年轻的象夫相信政府能改变决定,允许买卖大象。他也梦想着拥有一头象。他不明白,为什么很多动物保护者也反对拥有大象:“这是印度!这里有大象,就像你们俄罗斯有马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