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e rose的博客

执着地迈向成功、酝酿成熟。人生是一连串教训,经历了才会理解

 
 
 

日志

 
 
关于我

我不可能做到别人要求我做每一件事,我只有足够时间去做我该去做的事情。如果我无法把每件事情都作到尽善尽美,这便意味着我想做的事情已经超过了我该去做。认清了自己的人生坐标,我的生活变得更为简单了,作息安排也更为合理。 魅力由它而生,它是苦难的根源,也是塑造坚强现在的原因。愿意相信别人,能够承担别人的信任,相信别人却是极其艰难的决定。心底的秘密存在于过去,找到那个能接受过去的人,就能有勇气焚毁所有的担心,融化冰封的城堡,让世界大地回春。

网易考拉推荐

甲虫来袭:昆虫艺术  

2012-12-17 16:59:36|  分类: design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甲虫来袭:昆虫艺术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一群可爱的巨型甲虫雕塑作品将在美国大学博物馆展出


工作室坐落在华盛顿特区西北部,她坐在凳子上翻阅着《活着的宝石》(Living Jewels)。她指着Phaedimusjagori,一种来自菲律宾的金绿色甲虫,说道“这个影响了我”。书里是摄影师保罗·贝克曼(Poul Beckmann)拍摄的各种漂亮的甲虫照片。“看到这只了吗?”,丹齐格指给我看一只来自墨西哥的黄黑条纹甲虫,叫做Gymnetis stellata。“在这它叫做‘虎纹甲虫’。”

在我们前面的白色墙壁上挂着几十只形状、大小、颜色各异的甲虫雕塑。“这些都是以真实的甲虫为原型制作的。”这位艺术家认真钻研鞘翅目昆虫的书籍和研究,想把一些甲虫图案和解剖图运用到她的雕塑上;然而,她也发挥了自己的创作自由。例如,丹齐格的甲虫都不是按照实际大小制作的。“否则就太写实了。我脑里的整体构思是,把尺寸放大,要做得很漂亮”,丹齐格说。她的雕塑长度为一到六英尺不等。

“金甲虫”

这个周六,丹齐格的甲虫展降落在华盛顿区卡岑艺术中心美国大学博物馆(American University Museum at the Katzen Arts Center)。此次展览名为“深入地底世界:甲虫的魔法”,将在2012年12月16日展出,届时,所有作品共72只巨型甲虫雕塑将挂在展览馆内50英尺长的墙上。

“复古甲虫”

作为一名实践型艺术家,丹齐格给这个项目带来超过40年的经验。在获得康奈尔大学美术学士学位后,她去了纽约艺术学生联盟和罗马美术学院继续深造,还在希腊和法国的当过驻地艺术家。可在华盛顿区、马里兰州、新泽西州欣赏到她的公共作品,另外,包括国家妇女艺术博物馆、新奥尔良艺术博物馆、萨斯奎哈那艺术博物馆(Susquehanna Art Museum)和新泽西州立艺术博物馆在内的一些博物馆,已获得她的作品的永久收藏权。

20世纪60年代末,丹齐格从绘画转到雕塑领域。丹齐格说,“我厌倦了被局限在画布上。”她的作品中到处是自然世界和动物的身影,她说这是她花了大量时间在美国西部户外生活旅游以及夏日在爱达荷州度假的结果。她对异国情调的动物情有独钟,如犀牛、长颈鹿、斑马、鹦鹉这些在这里看不到的动物,而且她总有天马行空的想法。她的作品有表演杂技、自行车表演、玩乐队的半人半兽像。

现在,丹齐格说,“每个人都想知道,为什么是甲虫?”

“黑眼甲虫”

看到贝克曼(Beckmann)的新书《活着的宝石》后,丹齐格对这种昆虫做了相当多研究。“共有160科,35万种甲虫”她说,“有点让人难以自拔。”她一开始是被甲虫的斑斓色彩所吸引,而现在,她沉迷于与甲虫有关的一切神话。

丹齐格说,在古埃及,圣甲虫(scarab beetle)(蜣螂'Scarabaeus sacer')象征着力量与不朽。这种甲虫会滚动粪球,拖放到地里的巢穴中。雌性蜣螂在粪球中产卵,而幼虫,信不信由你,会从粪球里吃出一条生路,到达地面上。

“我喜欢甲虫,他们是生存下来的强者,”丹齐格说,“经历过种种创伤,他们生存下来了。”

“翻转的灰甲虫”

某种意义上,丹齐格的雕塑捕捉了甲虫的整个生命周期。制作这些甲虫,要先用电线编织成错综复杂的骨架。“它们有点像是出生在电线中,”她给我展示了一些严格用电线做成的雕塑,“然后,他们爬出来,裹上一层灰——就是那种灰色材料。”她指着一只腹背翻转挂在墙上的灰色甲虫对我说。这只甲虫的金属骨架被用celluclay——一种纸粘土完全包裹。“然后,他们脱胎换骨,变成彩色的,”凭着这个项目,丹齐格将自己重塑为一名玻璃熔融艺术家。她用玻璃片在甲虫的骨架内制作马赛克。至于甲虫的外壳,则在一个大窑炉内将涂有釉料的玻璃或小块彩色玻璃熔融掉,然后倒入模具中,做出壳的弧度。

“蓝甲虫“

“关键是变形,”丽诺尔·米勒是华盛顿大学路德·w·布雷迪艺术画廊(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s Luther W. Brady Art Gallery)负责人,在此次展览目录中写道,“经过变形创作的雕塑在自然界中找不到原型,它们是从艺术家的想象中演化出来的。”

“红魔鬼甲虫”

丹齐格带着我在工作室内参观,向我介绍她的宝贝甲虫。“他们都有名字,”她说。“这是‘蜘蛛‘(Spider),那是‘复古’(Retro),这是‘铜翼’(Copper Wing)。我七拐八绕地在地上一群奇形怪状的甲虫中穿行,小心翼翼地,生怕踩到它们的腿、触须或翅膀。丹齐格从中找出一只以独解仙(rhinoceros beetle)为原型的‘小家伙‘和一只以巨大犀金龟(Hercules beetle)为原型的‘有趣的家伙’。丹齐格说,与其它同个尺寸的种类相比,巨大犀金龟能负重更多。与我分享完这些珍贵的小资料后,她继续介绍道,“这是‘午夜甲虫’(Midnight beetle)。那是‘大黄蜂’(Bumblebee)。这是‘红魔鬼’(Red Devil Beetle)。“‘红魔鬼’头上有红色的尖角。”

”有些人觉得这些昆虫实在太美丽了,有些人则觉得,天哪,甲虫,可怕的小爬虫,“丹齐格说,”我挺喜欢这种双重反应,介于美丽和恐怖之间。人们总认为甲虫是些小东西,但在这里,它们被放大了。它们很美,但又很奇怪。“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