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e rose的博客

执着地迈向成功、酝酿成熟。人生是一连串教训,经历了才会理解

 
 
 

日志

 
 
关于我

我不可能做到别人要求我做每一件事,我只有足够时间去做我该去做的事情。如果我无法把每件事情都作到尽善尽美,这便意味着我想做的事情已经超过了我该去做。认清了自己的人生坐标,我的生活变得更为简单了,作息安排也更为合理。 魅力由它而生,它是苦难的根源,也是塑造坚强现在的原因。愿意相信别人,能够承担别人的信任,相信别人却是极其艰难的决定。心底的秘密存在于过去,找到那个能接受过去的人,就能有勇气焚毁所有的担心,融化冰封的城堡,让世界大地回春。

网易考拉推荐

青少年的大脑 (图文)  

2011-10-12 16:50:29|  分类: messag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少年的大脑 (图文)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情绪多变,冲动任性,招人讨厌。为什么青少年有这些行为方式?进化理论告诉我们,青少年最令人恼火的个性却可能是他们成年后成功的关键。 ——大卫?多布斯

青少年的大脑
青少年的大脑 (图文)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在得克萨斯州奥斯汀市中心的灯光下,12年级学生艾米?丹德利昂?奥尔森正坐在父母的卡车里

构思巧妙的大脑

情绪多变,冲动任性,招人讨厌。为什么青少年有这些行为方式?进化理论告诉我们,青少年最令人恼火的个性却可能是他们成年后成功的关键。
——大卫?多布斯

青少年的大脑 (图文)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虽然你们知道你十几岁的孩子会做点出格的事,但是听了他们做的有些事,你还是会感觉很震惊。

不久前5月的一个晴朗的早晨,我17岁的大儿子,打电话告诉我,他刚刚在州警局呆了几小时。似乎是因为他的车子开得有点快。”什么”,我问,“开得有点快”?原来,曾经在襁褓里,喃喃学语的小男孩,我倍加宠爱,呵护的亲生儿子,忽然间成了一个大人,以时速113英里在高速公路上飙车。

 “这不是快一点。”我说。

他同意我说的。事实上,他即郁闷又痛悔。当我告诉他,他会被罚款和可能还要请律师,他沉默不语。当我指出,如果以这样的速度,如果路上有狗,轮胎漏气,甚至打一个喷嚏,他都会丢掉性命,他也没有争辩。实际上他的通情达理让我几乎有点恼火。他甚至认为警察让他停止飙车是对的, “我们不能都开到113英里的时速。”

他知错了,但是,有件事他不同意。有一份书面材料认为他是在鲁莽驾驶。

“好吧,”我有点恼火,感到这是一次对他训斥的机会 “那你认为你的行为是什么?”

“这不准确,”他平静地说:“鲁莽听上去像是你开车不专心,但我不是。我很慎重,在晴朗的日子选择了一段空旷的州际公路,视线良好,又没有车辆,我认为我不是在飙车,我只是在开车。”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如果这能让你感觉好点,我真的开车时思想很集中。”

确实,这让我更忧虑了,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样。现在我该怎么办。

我儿子的高速冒险历,让人想起人们长期对青少年一直以来的困扰:他到底怎么了?父母往往因为各种麻烦事件也提出这个问题,科学家则很镇定地问:怎样解释这种行为?甚至还有别的疑问,这些孩子怎么变坏了?为什么他们要做出这些行为?希望能打听出这些问题的答案。

古往今来,很多答案认为是黑暗力量影响了青少年。2300年前的亚里士多德认为“年轻人就像喝醉了酒。”莎士比亚的《冬天的故事》里一个牧羊人希望世上不存在十岁到二十三岁的青少年,或让青年不是休息就是睡觉;将没有私通,对年长者不敬,偷窃和战斗。“他所感叹的也正是现代科学家想要调查的。 G. 斯坦利?霍尔,在1904年对青少年进行了研究:心理学和生理学之间的关系,人类学,社会学,性,犯罪,宗教和教育的关系,在青春期的早期,青少年情绪强烈不稳定,暴起暴落,行为更多趋于野蛮,弗洛伊德认为青春期是性心理痛苦冲突的表现; 埃瑞克?埃里克森认为这是人一生中最危险的时期。青春期:一直以来就是一个麻烦。

直到20世纪未,当研究人员开发出脑成像技术,使他们能够观察青少年在身体发育和活动时的大脑足够的细小活动。这些成像工具提出了同样的问题:这些孩子怎么了?有一种答案会让几乎每个人都惊讶。我们的大脑比我们想象的需要更长的时间来完善。这个发现即简单又准确地解释了青少年为什么行为失常和情绪不稳。

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对百余名青少年的大脑进行系统扫描,发现在12岁到25岁时我们的大脑会发生重大改变。尽管6岁时大脑容量已经占到脑壳的90%,随后头骨的增长高于大脑的发育。当我们进入青春期,大脑经历了重大的变化,类似于网络和线路系统的升级。

就像起动装置,大脑的轴突(神经细胞的细胞本体长出的突起,用来传送信号到其他神经元),渐渐变为更多脂肪的实体——髓磷脂(大脑的白色物质),最终促使轴突的传输速度增长一百倍。同时,树突(从附近的轴突接收信号的神经元细胞的树状延伸)不断发育,轴突和树突的大量信号通过神经元的突触(少量的化学接合点)来传递。与此同时,很少使用的突触开始枯萎。我们称之为突触的自我修剪,保持意识清醒和用来复杂思维的大脑皮层,外面的灰质外层变得更薄但更高效。这些变化使大脑变得反应更快,更复杂。

曾经认为大脑发育在小学就完成了大半,剩余的会在青春期完成。20世纪90年代脑影像显示,身体的变化要比大脑发育的更快,接近大脑主干的用来记忆和负责很多基本动作的区域,如视觉,运动,和基本协调能力,进化出新的和更复杂思维区域。连接大脑的左,右半球,对许多先进的脑信号进行传输,必不可少的胼胝体在持续壮大,与海马(用来储存记忆区域)间的联系变得更密切,海马所在的皮层区域是用来设定目标和权衡不同的目的,因此,我们能更好地把存储的记忆,累计的经验用于决策。同时,大脑皮层发育的更快,与大脑各区域连接得更加紧密,使我们能够产生和考虑更多的参考信息,记忆也比以前要好。

当这种发育正常化,我们能更好控制冲动,欲望,目标,私利,规则,道德,甚至无私,我们的行为会更复杂,至少,有时做的事会更明智。但有时,尤其是在大脑发育的早期,大脑工作起来很笨拙。很难让所有新发育的区域互相配合。

匹兹堡大学精神病学比阿特丽斯.卢纳教授用神经影像研究青少年的大脑,用一个简单的测试阐述这个学术问题。在对儿童,青少年和二十岁的人群进行反向眼功能测试(也就是当忽然出现光线时,不要去看它的视频游戏),卢纳会对他们的大脑进行扫描,屏幕中心有红色准线,在屏幕上的其他地方有光闪烁时它会偶尔消失。卢纳吩咐他们不要看闪烁的光,而要看相反的方向。一个传感器可以检测到任何的眼球活动。这是一个艰难的任务,因为闪烁的灯光,很自然地会引起我们的注意。为了不去看它,你必须听从要求,压制内心对新事物和好奇心所产生的冲动,这是大脑做出的抑制反应。

十岁的小孩有45%做不到这点,青少年则更多。事实上,如果15岁的青少年更积极一点,他们的得分会和成年人一样,卢纳发现很有趣的是,约70%至80%的青少年能抗拒诱惑。但不管怎样,分数就是不高。她也让成年人参加了测试,监测发现与成人相比,青少年制定计划,思想集中的大脑区域往往较少使用,而成年人似乎自动启动那些大脑区域。这让成年人能使用各种脑资源,更好地抵御诱惑,而青少年那些脑区域使用较少,更容易去看闪烁的灯光,而不愿听从测试要求。

如果提供额外的奖励,青少年可以更好地服从测试要求,提高他们的分数。对20岁的人群做测试,他们的大脑反应和成人一样。卢纳猜测,可能他们的大脑网络更丰富和传递信息也更快,使大脑的执行区域更加有效。

这些研究有助于解释为什么青少年的行为如此让人恼火,且反复无常:如撒谎吃了早餐,不良的饮食,星期一不愿去上学,周六在外梦游。除了普遍缺乏经验,他们也在学习如何使用大脑新的网络系统,紧张,疲劳,压力还是可能会使他们不知所措。瓦萨心理学家,青少年研究专家阿比盖尔.贝尔德,称这个时期的青少年神经中抠还不灵敏,就像身材笨拙的青少年活动时的表现。

对那些脑部影像研究,发现大脑发育弧线缓慢和不平衡,为什么青少年会做那些愚蠢的事情,比如飙车到时速113英里,老是闯祸。对父母来说,即吸引人又简洁的解答是:通过对大脑的扫描我们知道,他们之所以有这样的行为方式,是因为他们的大脑还没有成熟!

这种观点,像很多流行的科学论文和有关“青少年大脑”的文章,认为青少年的大脑在发育过程中遇到的一些问题,是因为他们处于类似心智未全时期。

然而,您现在正在看的文章,不管怎样,告诉了一个关于青少年的大脑不同的科学叙述。在过去五年左右的时间,甚至在我们的文化里,对青少年大脑的研究,使我们有了更多的思考。少数学者认为近代的大脑研究和遗传学发现将会前途光明,更受欢迎,给人类进化学科提供了新的研究方向,青少年这时期发生的这些变化,称为青春期的自我适应,青少年这段时期会有不舒服的感觉,但较少有剧烈影响,人们会因此适应错综复杂的社会生活,及知道怎样投入工作和安全地回家。 

这种方式可能对青少年更好,更重要,这也是生物学最根本的原则:自然选择,挑选出让人痛苦的个性。如果青春期必需经历:焦虑,愚蠢,草率,冲动,自私,鲁莽,笨拙,这些个性是否适合未来的生存?除非这些个性在青春期很必要或非常重要。

那些令人烦恼的个性并不全部是青春期的特征,之所以我们更加注意,是因为这些行为让我们很恼火,或把我们的孩子处于危险之中。威尔康乃尔医学院的神经学专家B. J. 凯西花了近十年时间致力于青春期的大脑和遗传学研究,她说:“我们习惯性认为青春期使人头痛,但我们更想知道是什么原因让青春期如此的与众不同,我们发现青春期相当重要,也是需要适应的时期,实际上在那个时期你所必须做的事情,都是你需要去做的。

青少年的大脑 (图文)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特洛伊队的后卫,也是队长的康纳?希恩的脚踝曾经扭伤,才经过几星期的康复治疗,他现在面临选择,是冒着另一次受伤的危险参赛,还是在奥斯汀安德森高中历史上第一次决赛时坐冷板凳,这是这群孩子在高中最后一场比赛。他决定带着刚愈合的脚踝上场。研究表明,与成年人相比,青少年更多考虑价值回报。特洛伊队赢了,希恩希望今年秋天在哈佛继续参赛。

青少年的大脑 (图文)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音乐会有点与众不同,奥斯汀?布朗(照片中间)参加的一个叫“昼晖”的舞蹈,在奥斯汀市中心,爆炸的荧光涂料落在人群里。在黑暗中闪闪发光。 “如果你不想跳舞,你只能站在涂料里,”布朗说。 “这听起来并不很有趣。”青少年尝试用新颖的舞蹈超过其他人,每个人都很热情,但这也能帮助他们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向。自高中时起布朗就常参加音乐会,现在他在大学学习照明设计。
青少年的大脑 (图文)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德博拉?基普和她18岁女儿罗迪欧诺娃每天都会发生哭笑不得的事情。罗迪欧诺娃认为她的妈妈是个好妈妈,从不专横。神经学专家B. J.凯西研究过青少年大脑如何工作的,她指出:“你最好不要告诉你的孩子去做什么,因为他们会更加讨厌这件事。如果十几岁的孩子询问父母信仰的问题,这很好,你可以帮助他们培养对宗教的认同感。”
青少年的大脑 (图文)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青少年的大脑 (图文)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青少年的大脑 (图文)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青少年的大脑 (图文)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开车,社交,第一次抽烟,第一次约会,学校的严令,空闲时间,每天青少年遇到的风险有大有小,他们的选择有时会令人费解。心理学家劳伦斯?斯坦伯格认为,后果不是青少年考虑的重点,当周围有朋友时,会更加忘乎所以。 

青少年的大脑 (图文)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这只不过是一次挑战:如果你做了,我也要做。Taylor Dicristofalo(右)说,如果她不是让最好的朋友拉到奥斯汀市中心的一个叫“令人兴奋和可怕的冒险”的店, 她很可能不会给舌头穿孔。她试图不说话,对父母隐瞒舌头穿孔的事,几个月后,她取出了舌上的饰钉,舌头上的伤口也愈合了。她爸爸认为这是她提早送给家人圣诞礼物,她很感谢爸爸。

青少年的大脑 (图文)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不能用肘,不能用膝盖,这是他们 “搏击俱乐部”的规则。每月至少有一个星期五,男孩在放学后聚集在布赖恩?坎贝尔(左一)的后院摔跤和拳击。坎贝尔的母亲确保他们都能安全的比赛:鼻子流血,是最严重的伤害。男孩们经常使用手机拍摄他们的比赛,把影片上传到一个私人“脸书”群,可以让更多的朋友欣赏他们的实力。大量的摔角活动,可以结交朋友,这项运动使人兴奋又能得到人们的关注。

青少年的大脑 (图文)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在奥斯汀城外的大农场,斯宾塞?奥洛克林和他的父亲计划狩猎,他注视着猎人挖出雄鹿的肉脏,并摆姿势拍照。青少年可能喜欢和同龄人外出,但与父母和其他成年人一起参与活动也很重要。奥洛克林带着弓和箭在一个很小的伪装帐篷里静静地等待了四天,什么也没捉到。这次活动是对耐心的锻炼,心理学家把这叫做一次成年礼。

青少年的大脑 (图文)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青少年的大脑 (图文)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成人可以像指挥,教练和啦啦队长那样引导青少年。你只需要知道什么时候让他们适可而止”神经学专家B. J?凯西说“没有伤,就不会记住痛。”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