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e rose的博客

执着地迈向成功、酝酿成熟。人生是一连串教训,经历了才会理解

 
 
 

日志

 
 
关于我

我不可能做到别人要求我做每一件事,我只有足够时间去做我该去做的事情。如果我无法把每件事情都作到尽善尽美,这便意味着我想做的事情已经超过了我该去做。认清了自己的人生坐标,我的生活变得更为简单了,作息安排也更为合理。 魅力由它而生,它是苦难的根源,也是塑造坚强现在的原因。愿意相信别人,能够承担别人的信任,相信别人却是极其艰难的决定。心底的秘密存在于过去,找到那个能接受过去的人,就能有勇气焚毁所有的担心,融化冰封的城堡,让世界大地回春。

网易考拉推荐

黑暗城堡  

2011-11-08 14:54:27|  分类: messag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黑暗城堡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这里不见像样的马路,只有黑暗的巷道和随处丢弃的垃圾:这就是香港颇具传奇色彩的贫民窟九龙城寨,这块巴掌大的地方曾经拥有四万住户,他们大都是偷渡者和逃犯,无牌牙医和妓女。1993年,城寨被拆除前夕,一位摄影记者冒着危险走进这片错综复杂的地区,拍下了珍贵的照片。

黑暗城堡

这里不见像样的马路,只有黑暗的巷道和随处丢弃的垃圾:这就是香港颇具传奇色彩的贫民窟九龙城寨,这块巴掌大的地方曾经拥有四万住户,他们大都是偷渡者和逃犯,无牌牙医和妓女。1993年,城寨被拆除前夕,一位摄影记者冒着危险走进这片错综复杂的地区,拍下了珍贵的照片。

黑暗城堡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格里格杰拉德依然清晰地记得1985年他第一次见到这座传奇“城寨”时的情形。“一天晚上我来到香港的旧机场附近寻找创作灵感,”摄影师回忆到,“当时我正绕过一个拐角,它猛然的矗立在我面前,像一座中世纪的城堡。它显得如此独特而生动。”杰拉德此前已经多次听闻过这片九龙半岛上的神秘地域:“人们都说九龙城寨是个贼巢。朋友们曾经屡次警告我,不要靠近这座城寨,否则可能会带来杀身之祸。”

黑暗城堡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黑暗城堡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在强烈好奇心的驱使下,杰拉德最终还是将警告置之脑后。“我当时既震惊又兴奋”,他回忆起同九龙城寨第一次接触时的感受。“那些高达14层的楼房紧紧的靠在一起。根本就没有像样的马路,尽是逼仄的堆满垃圾的小巷子,又黑又湿。”房子之间,头顶上方几米处,密布着开裂的电线和生锈的管道。水和电就是通过这些简陋设施被输送往各家住户。这里所有的水电都是由城外主系统非法牵引和搭接而来。

黑暗城堡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此地并非经过周详的设计规划建成,而是循着一种自然的方式逐渐生长起来。先是大量的中国大陆偷渡客涌入此地,将这里当作了容身之所,并依着个人的需要大肆扩建改建房屋。这些瘾君子和作奸犯科者们在九龙城寨里的生活同香港城里那些连房屋租金都无法支付的底层市民们并无两样,平日里也都会操持些固定工作以养家糊口。警察们极少光顾此地,城寨外大千世界的律法在这里更是等同废纸。那么这座无序的城寨又是如何得以长久的生存下来的呢?

从军事据点到罪恶之窟

很多人都以为九龙城寨之所以被称之为“城寨”是因为那些水泥砌成的高大楼房,它们排排相连,仿佛古时的寨墙般将整座城市围的水泄不通。实际上它的名字同旧时此地的一座军事据点有关,城寨正是在此据点的基础上兴建起来的。19世纪中期中国被迫将香港岛租借给英政府时,不甘心的清政府在当时已割让给英国的九龙一地建起一座城墙高达四米的防御工事,欲借此宣誓主权。英国政府很快驱逐了该工事内的中国士兵,之后双方都宣称对此地,也就是之后的“九龙城寨”,拥有主权。

黑暗城堡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黑暗城堡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随着战争的结束,大量移民纷纷涌入此地,九龙城寨遂重获生机。1947年英港政府曾试图驱逐城寨内的2000余名非法移民,却遭到强烈的暴力抵抗,最后连英国驻广东领事馆也被蓄谋放火,毁于一旦。为了防止暴力事件进一步升级,政府当局不得不同住户们妥协,息事宁人。结果是,有组织犯罪集团也立即注意到了城寨的存在,并欲插手此地。当时的华人黑社会组织——三合会很快接管了这片地区。五六十年代,九龙城寨曾一度沦为毒品交易和色情买卖的集散中心。

一块三不管的地带就这么形成了。一方面,清政府为自己多了块飞地而得意洋洋;另一方面英国人更不乐意去碰这片争议区。自此这里日渐的衰败下去。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香港岛再次沦为日军占领区。当时日军因在附近修建一处机场缺乏建筑材料,遂决定就地取材,拆除这片防御工事。就这样,这堵四米高的城墙,“九龙城寨”名字的来由,被拆的精光,成了飞机场的垫脚石。城寨的所在地也化为一片荒芜。  

八十年代末摄影师格里格杰拉德多次拜访九龙城寨,彼时的城寨已经安宁了很多。在政府的几次针对性围剿行动后,多数犯罪分子早已落荒而逃。虽然寨内卫生条件依然差到难以想象,犯罪率却明显低于香港市区。“这里大部分人只求能继续工作和安稳的过日子。”杰拉德解释说。

黑暗城堡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黑暗城堡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翁晦明就是这大部分人中的一员。当年,67岁的他为了能吃顿热饭而开设武术班子。不仅九龙城寨的人会来拜师学艺,甚至连外面的人也慕名而至。据说翁晦明精通传统中医疗法,尽管没有医师证明,但丝毫不影响他名声远扬,上门求医的人常常是络绎不绝。

工场主李玉春一家都是九龙城寨的居民。她如今经营着从父母那继承下来的糖果场。寨子里租金便宜也不用缴税,食品安全司的人更不会想要来这种地方检查。工厂的日产量极大。这些由自来水,白糖和化学添加剂制成的糖果被源源不断的提供给香港城里的大零售商们。寨子里的孩子们也极喜欢这家糖果场。他们常常去场子里帮忙,只为了能得到一把花花绿绿的糖果。

告别九龙城寨

尽管将人们同外界隔绝的寨子的主体只是废铁和水泥,尽管大家都得为工作劳命奔波,寨子里大多数的居户却都生活的很自在。这里满足了他们的各种需要:逃避律法的惩戒,远离被驱逐的危险,房屋的租金低廉,如果有机会,甚至还能开间铺子。“一个寨子里的药剂师傅甚至曾经将这里的生活描述成无政府的和谐社会。”格里格杰拉德说。

黑暗城堡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谁也没想到,1987年竟成了九龙城寨没落的开始。再过十年,英国就将正式向中国移交香港岛,中国政府却突然改变了对九龙岛上这块飞地的态度。九龙城寨本是英属香港岛下唯一一块中国政府依然享有主权的地方,如今却成了人们口中的贼巢,北京的高层们自是脸上无光,甚至连英国人也觉得城寨实在是香港的一个污点。

黑暗城堡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黑暗城堡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好在政府吸取了上次失败的教训,从一开始就清楚想直接把这帮人驱逐出去是不可能的,因此改变了策略。他们首先对33000位住户逐一做了姓名登记,并在此基础上开始实施一项庞大的搬迁计划。大部分居民都得到了妥善的安排,他们得以住进政府的福利房并相应的得到了一笔补偿金。政府同时赔偿了工场主,医生和商人们在搬迁中蒙受的损失。然而这笔钱根本不足以帮助人们开始新的生活。政府的如意算盘打对了,只有少部分人反对清巢计划,而剩余的百来号钉子户最终也被警察强行请出了九龙城寨。1993年四月拆迁的工作正式开始。

这里,曾是一群人赖以生存的狭小世界,它自成体系,不同与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地方,如今却被永远的埋进历史的尘土里。1995年12月九龙城寨公园正式落成。这座依中国传统园林建筑风格设计的绿地公园平和而幽静。园里那些被刻意安排的杂乱场景,原本是为了保留对“城寨”的最后一点回忆,如今却再难找回原有的韵味,只有一座简陋的博物馆依然忠实的记录着这片神气土地旧日的起落兴衰。

不过城寨并未就此死去,它正以另外一种形式继续存在着。如今电影界对这块声名狼藉之地的兴趣日渐高涨。电影导演克里斯诺兰正是从杰拉德的照片中获得了灵感,设计出《蝙蝠侠:开展时刻》里诡异的城市场景。香港恐怖片《鬼蜮》里则将九龙城寨风格化为鬼界,在那里被世人遗忘的鬼魂们受尽折磨苦苦的维系着自己的存在。在尚-克劳德·范·戴姆主演的动作片《血点》中,人们更是有幸能见到一些罕见的被记录下来的九龙城寨的真实场景。该影片开拍于城寨毁灭的前夕,场景均在城寨内部拍摄完成。

在科幻小说家威廉姆斯吉布森(新浪漫派)的文学世界里也能寻见九龙城寨的痕迹。在他的小说《伊阿朵》中城寨被重塑为“一幅放纵的却颇具人情味的浮世绘,怪异而又壮观”。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