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ie rose的博客

执着地迈向成功、酝酿成熟。人生是一连串教训,经历了才会理解

 
 
 

日志

 
 
关于我

我不可能做到别人要求我做每一件事,我只有足够时间去做我该去做的事情。如果我无法把每件事情都作到尽善尽美,这便意味着我想做的事情已经超过了我该去做。认清了自己的人生坐标,我的生活变得更为简单了,作息安排也更为合理。 魅力由它而生,它是苦难的根源,也是塑造坚强现在的原因。愿意相信别人,能够承担别人的信任,相信别人却是极其艰难的决定。心底的秘密存在于过去,找到那个能接受过去的人,就能有勇气焚毁所有的担心,融化冰封的城堡,让世界大地回春。

网易考拉推荐

《科学家》25周年特刊荐译  

2011-11-01 14:28:14|  分类: messag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科学家》25周年特刊荐译 - die rose - die rose的博客

本期《科学家》25周年特刊荐译旨在纪念这份优秀科普杂志曾经拥有的辉煌。

美国受业界尊敬的著名科普杂志《科学家》(The Scientist)今年10月份刚刚发表了一期创刊25周年特刊。可就在10月6日,其雇员们却突然收到通知,这期杂志将成为《科学家》杂志的最后一期,杂志即将停刊。在一封写给《哥伦比亚新闻评论》的邮件中,出版人简-亨特(Jane Hunter)如此写道:

“关闭《科学家》杂志对我们来说也是十分难过的事情……但是,我们不得不做出现在这个决定,因为我们已经承担不起继续运营所需要的经费。……我们能够让这份杂志走这么远已经非常幸运了……也许你们再也无法找到一个更加有思想、更加勤奋的团队了。”

本次荐译简介:

————————————————————————————————
本期《科学家》25周年特刊荐译旨在纪念这份优秀科普杂志曾经拥有的辉煌,如今的物是人非难免让人伤感,我们只能怀着对它的敬意并珍惜它留下来的宝贵遗产。正如总编辑玛丽在编辑语录中所述:
“我们一直抱着一种虔诚的态度报告与科研有关的问题,出版高质量的科学论文,并尝试用简单浅显的语言去解释那些复杂的问题……”
————————————————————————————————
正文:

向后看,向前看

在《科学家》杂志创刊25周年之际,牛津大学教授沃特·F·博德默撰文赞扬了人类基因组测序项目的重要性,介绍了从组学的诞生一直到最前沿的纳米医学和生物合成。正是科技的不断进步才使得我们的生活不断改善,在文章最后,博德默特别指出,即使在财政紧张的形势下,决策者应该“为了所有人的利益”,决不能减少对科研的资金支持。
神经科学
——————————————————————————————
一个漫长的循环?

15年前,纽约大学神经学家勒社写出了著名的《脑中有情》一书,讨论了生物体情绪中的神经科学。而如今,他却表示“不会再用‘情绪’一词”,原因在于他和一些同辈们早已转向研究生物体求生行为背后的神经科学。他认为不同的物种会有不同的行为,而求生本能在各个物种之间却是相近的,研究这背后的保守性神经回路将对“我们如何表达自身的渴求(即所谓的情绪)”起到更大的帮助。
访谈:记忆那些事

尽管海马体被公认为记忆形成的关键,但坎德尔觉得直接研究这个复杂的系统太过费时,于是他独辟蹊径,转向研究海蜗牛。海蜗牛总共只有20000个神经元,大多数的功能都已被确认并命名。通过研究,坎德尔找出了海蜗牛在记忆形成的过程中产生的神经回路与细胞间的分子变化,他也因此荣获2000年诺贝尔奖。
组学
———————————————————————————————
观点:想想基因组以外的那些事

几年前当你对一个人提到“组学”一词时,可能没有多少人能够听懂;现在,没有一个生物学现象能够逃避“组学化”这个概念;在未来25年内组学将成为最大的研究对象之一。为什么?因为我们即将经历被专家们称为“相移”的一个阶段,在这个阶段中科技将不仅在已知的事物中,并将对我们如何思考自身引起革命性的变化。换言之,组学将注定以一种技术革命才能传达的方式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
资金支持
————————————————————————————————
四分之一世纪的资金支持史

科学家都是一群非常聪明的人,他们十分专注于他们各自的研究和领域。然而在很多时候,他们没能让决策者们了解到他们正在研究的东西的重要性,这使得很多大有希望的研究因资金缺乏半途而废。那么如今这种情况是否有所改善呢?
观点:研究和债务缩减

美国的科学研究正面临资金缺乏的困境,似乎一些联邦政府的决策者们“愿意”看着国内的科学研究悄无声息地走向没落。然而拿纳税人的钱资助科研也不是那么随随便便,科学家们也渐渐认识到了这一点。2011联邦财政年度将于10月底结束,科学家们想要抓住这个机会,力图在下一个财政年度里争取到更多的资金支持。
纳米医学
————————————————————————————————
一个小变革

50年前,理查德·费恩曼首次提出在原子水平上进行化学操作的想法并预言有朝一日病人将能够将医生吞进肚子里进行诊断;50年后,研究人员仍在孜孜不倦地试图实现费恩曼的梦想。作为一门新兴科学,纳米医学仅仅在15年见就从传说变成了现实,如今它的发展速度比领域内最乐观的科学家的仅仅几年前的预期还要快。
观点:药物微型化

纳米医学领域的每一个进步都会给更多的治疗选择提供可能性,同时能够让医生在极早期就发现并跟踪观察病变组织,或根据病人个人情况针对性地给出有效的治疗方案。由于纳米疗法具有精确度高的特点,有望在日后发挥更大的作用。
生物合成
————————————————————————————————
修补生命

90年代末期,一大批物理学家和工程师突然开始对生物产生浓厚的兴趣。人类基因组项目不断地完成对一段段基因的测序工作,这些基因控制着细胞内蛋白质的合成,进而构成整个人体。但问题是,科学家们不知道这么多部分是如何组合起来,最终成为一个会呼吸的活着的人的。现在,随着一项新技术的诞生,科学家们有望破解这个谜团。
观点:将工程学包含在内

随着科学家们将工程学运用到基因工程中,他们将有能力做到许多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在仅仅6年的时间里,基因测序的成本就降低了一百万倍;而DNA的数据存储能力超过密度最高的硬盘或蓝光光盘的10倍。显而易见,如果新技术能够实现,将会有不可估量的潜力。
观点:合成生命

DNA就像细胞的程序,通过改变DNA序列就能改变细胞的种类。但如今科学家面临两大主要问题:一是需要的时间和金钱投入过于巨大,仅仅是拼接12个左右的染色体就花了近十年时间以及一亿多美金。而是因为目前关于生物基础性的知识的认识还太少,根本不足以支持科学家进行更进一步的研究。尽管如此,前景还是十分诱人的,一旦快速、简单、有效的染色体合成技术被研发出来,将对人类历史产生决定性的变革。
生物多样性
—————————————————————————————————
拯救我们的生物遗产

每一种生物,无论动物、植物还是微生物,都可以追溯到40亿年前的一个共同的祖先。每一种生物的背后都有着各异的奇特历史,事实上没有一种生物是不重要的,如今与我们共享地球的1000多万种生物对地球的环境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含量会随着生物生理活动的周期而变化,就好像地球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生物一样。
观点:探索鲜为人知的地球

生物学的一个基础问题是完整地探索地球生物的多样性,或者简单地说地球上究竟有多少生物?在卡尔·冯·林奈推行系统生物命名法250年之际,我们依然只认识了一小部分。人们现在已知发现的物种有近190万种,但所有真核生物的总数至少是这个数字的四倍,甚至更高。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对生存的地球并不那么“熟悉”。
最新发现的物种【图集】

看看新近发现的新物种吧。
Department
—————————————————————————————————
双重困境

一位母亲的双胞胎儿子都患上了怪异的疾病,一家求医多年却毫无进展。眼见着双胞胎的病情一天天恶化,这位执着的母亲只剩下唯一的选择——基因测序。血样经过贝勒医学院研究人员分析后,他们发现双胞胎各自从父亲那里继承了一个无用的突变基因、从母亲那里继承了一个编译错误的突变基因,导致他们杂化复合。在找到怪病的真正原因后,医生们得以对症下药,仅仅几个月后,双胞胎们都过上了正常的生活。
进化,就现在

进化的核心法则就是DNA序列中的微小变化能够通过遗传传递给下一代,然而研究人员发现一些表观遗传摄动也能够引起可遗传的变异,如DNA单链的甲基化可能导致生物特性的变化。进一步研究显示,DNA的甲基化和表观遗传的变化在进化过程中起着重要作用。事实上,DNA的变异可以加强表观遗传的变化,使之更加稳定并易于遗传。
狂蛾之灾

如今一种名叫矿工蛾的飞蛾正在欧洲肆虐,损毁树叶并留下棕色的疤痕。研究人员发现早在1984年这种飞蛾就被人所发现,但他们不知道这种昆虫来自哪里,天敌是什么。在1989年,昆虫学家们开始监视这种昆虫的传播速度。也正是在这一年,矿工蛾每年以惊人的60千米的速度向整个欧洲扩散,并于2002年登陆英国。自此,整个欧洲几乎都能看到这种飞蛾在胡作非为,而我们却毫无办法。
人类基因组计划始末

人类基因组计划是一项规模宏大,跨国跨学科的科学探索工程。其宗旨在于测定组成人类染色体中所包含的30亿个碱基对组成的核苷酸序列,从而绘制人类基因组图谱,并且辨识其载有的基因及其序列,达到破译人类遗传信息的最终目的。转眼十几年过去了,当年的一些预言现在有没有实现呢?

“并”毒于身


25年前,分子生物学的出现让人们看到了治愈顽症的曙光;而25年后,分子生物学仍未能发挥全部潜能。为什么现今仍有许多人死于癌症?为什么只有少得可怜的有效抗病毒药物?为什么基因疗法不能顺理成章地治愈基因疾病?我们当然可以举出许多成功的例子,但即使是我们之中的乐观派也不得不承认:分子生物学并未达到人们25年前期望的那个高度。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谈谈科学


从25年过刊中摘录的几句话。
先天vs后天 的背后

   

对于一个人个性的发展,是先天遗传比较重要,还是后天熏陶比较重要?时至今日,任何一个理性的人都应明白正确的答案既不是先天遗传也不是后天熏陶,而是两者的交融。然后依然有许多学者与外行在试图给这两者排名上浪费时间,认识到精神与肉体的界限正在消失、心理现象也有生理根源这一点对我们日后的研究、教学与政策制定有重要影响。
早期警示信号 


预测未来从来都是件棘手的事,但一个重要生态理论的实地测试的结果显示,剧烈的生态转变可以被提前预测到。在食物链中,如果某一链被移除,整个生态系统都会发生灾难性的变化,这种现象叫做营养级联。研究人员在威斯康辛的两个相邻的湖保罗湖和彼得湖进行测试,发现这种剧烈的变化最多能够提前一年被预测到。
大猩猩之战


从2009年6月底开始,许多在卢旺达火山国家公园的大猩猩开始接连染上一种神秘的疾病,表现出类似肺炎的情况,科学家们一直设法弄清这种神秘的病毒究竟来自何方。最终直到一只母猩猩死去,科学家将其尸体解剖后才发现问题的根源——过度的生态旅游使得大猩猩感染上了人类的肺炎病毒。尽管如此,有关人员仍然表示生态旅游利大于弊,因为由此产生的利润能保护大猩猩不被捕杀。

照亮前方的道路

  听听三位基因学领头人讲述他们的过去以及未来的道路。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